【特别节目】《纪念小苏丽》愿生在中国的宝宝们,都能成为小天使!

快来帮博士点赞:
Follow by Email
Facebook
Pinterest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当时很轰动的小苏丽事件,青海省西宁市女童苏丽因受亲生的母亲燕志云长年虐待,并以热油烫伤喉咙,于1993年3月10日凌晨在家中死亡。

小苏丽

法医甚至无法忘记验尸的情形,谁能相信这些“杰作”竟出自丽丽的亲生母亲燕志云之手?

苏丽死后,燕志云被判七年,七年后,燕志云居然亲手扒了小苏丽的坟!

本篇视频的全部文稿内容:

大家好,欢迎收看奇异博士说

这一期的视频呢,博士不讲灰产,不讲黑产,也不讲什么内幕

而是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纪念一个人

这个故事呢,不是什么新闻,而是发生在26年前的一个真实事件

当时这个事件在全国范围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热度,可能跟这段时间的这个赵宇见义勇为案件差不多吧

博士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内心的复杂程度,完全无法用言语来表述

特别是在为人父之后,每当回想起这起事件,内心依然充满着不解、震惊、愤怒,还有无奈

为什么不解?因为我无法想象,为人父母,居然可以虐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到如此地步

我不知道,这样的人性,究竟是怎样炼成的?

为什么震惊?因为我更没有想到,在举国唾骂的这种庞大的舆论压力之下

作为母亲,居然可以,依然将暴行进行到底,并且毫无收敛和悔改之意

都说虎毒不食子,母爱是天下最纯洁、最高尚、最无私的爱

但在看完这个故事之后,我觉得,只有人,才是世上最恶毒的生物

为什么愤怒?因为最终的结局,实在让人太过意外和失望

恶人就是恶人,坏到骨子里的人,除了毁灭之外,根本没有更好的办法

为什么无奈?因为诸如此类的虐童事件,每年我们都能在微博热搜上面,见到无数起

但是,时至今日,2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社会依然没有很好的办法

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受伤的小天使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博士接下来,会把这一起,发生在26年前的此时此刻的虐童事件,复述一遍给大家

请大家记住,这个可怜的小天使,她的名字叫,小苏丽

当时的一篇报告文学,生动的记录下了,小苏丽最后的悲惨遭遇

还有半个月,就是小苏丽的第26个忌日了,然而她却连自己的坟头都没能保住

但是让人欣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的网友依然没有忘记她

通过搜索引擎,博士发现,时至今日,仍然有网友在不断的关注着小苏丽事件

那是1990年12月10日的晚上,青海高原上的天气较以往格外地严寒

少女马秀青到邻居燕志云家,去借电路保险丝,她一进门,就发现3岁的小女孩苏丽

正跪在搓衣板上,母亲燕志云极力的用身体遮挡马秀青的视线

马秀青早就耳闻目睹过,燕志云虐待小女儿苏丽的行径

但是今天燕志云的反常行为,却引起了她的怀疑,她猛地推开了燕志云

却被眼前的景象,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

年仅3岁的小苏丽,嘴上被膨体纱线缝了4针,黄色的线早已被鲜血染红

打了结的线头还长长地垂挂在嘴边,小苏丽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将前胸都浸透了

当时才17岁的少女马秀青,心惊肉跳,不忍再看下去,说话的时候连呼吸都变得很急促

她大声的质问小苏丽的母亲燕志云,她这是在干什么

燕志云说,这个死丫头,背着她吃鸡食,那东西多脏,我缝住她的嘴

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偷吃,你不要告诉别人,我马上就把线拆了

说完之后,燕志云抓起打结的线头,用力将线抽出,只见小苏丽的嘴唇是血流不止

这残酷的一幕惨不忍睹,马秀青扭身就跑回了家中,趴在床上大哭了起来

马家人一问原由,又惊讶又气愤,立即就向街道居委会反映了这个情况

居委会的人赶到燕志云家中,只见身体瘦弱的小苏丽神情萎顿,脖子上两处被掐得瘀血

鼻梁与脸颊上有多处青紫痕迹,上下嘴唇有一排明显的点状瘀血斑,正是被缝的痕迹

更使人伤心的是,数九寒天,小苏丽穿的却是破烂不堪的单衣裤,脚上只有一双凉鞋

居委会的人试图脱下她的凉鞋,却发现小苏丽的双脚早已经被冻得红肿

脏兮兮的袜子被脓血粘在脚上,怎么也脱不下来

91年1月份,《人民公安杂志》、《青海日报》、《西宁晚报》这几家媒体报道了

小苏丽的遭遇和她母亲燕志云的恶行,当时轰动了整个青海高原

人们纷纷谴责燕志云,按理说,她应该有所醒悟,有所收敛

谁知道,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她仍然惨绝人寰地虐待女儿,甚至变本加厉

邻居们不止一次的劝阻过燕志云,停止虐待女儿的恶行

居委会的干部们,几乎快把她们家的门坎都踏平了,但这一切都是徒劳

因为谁也无法剥夺燕志云的监护权,即使剥夺了,也无人可以扶养小苏丽

真是这样的无奈,导致可怜的小苏丽最终惨死在了她亲生母亲的手上

1993年3月2日中午,燕志云把小苏丽独自锁在家里,带儿子苏超到市场上买肉

回来以后,燕志云把肉放进锅里熬油,阵阵扑鼻的肉香、油香袭来

饥饿的小苏丽眼巴巴的看着,一个劲地咽着口水

她已经5岁半了,但她却几乎从来没有吃饱过肚子

借着妈妈出去上厕所的机会,小苏丽再也再也经不住肉香味的诱惑

她怯生生地一步一步挪到炉子边,想偷吃几块肉渣

但就在那一瞬间,妈妈的声音像炸雷一样在她头顶响过,“死丫头,馋死你了”

刚要送到嘴边的肉渣和勺子被打落在地上

燕志云一把揪起女儿的头发,用力将小苏丽的头向墙上撞去

但这对小苏丽来讲,早已经习以为常了,长期的经验告诉她

一旦哭出声音来,妈妈只会打得更凶,所以她强忍着剧痛,流着眼泪,任凭妈妈肆虐

累到气喘吁吁的燕志云,将女儿残酷地折磨了一阵之后,仍觉得不解气

为了出气,她对小苏丽实施了,比纳粹对付犹太人还要残酷的酷刑

这时候,她一下子看到了正在沸腾的油锅,她再一次揪住小苏丽的头发,一翻手腕

把小苏丽的头朝向屋顶,然后用大腿夹住小苏丽的身体,一只手捏开小苏丽的嘴巴

另一只手舀起一勺滚烫的大油,直接就向小苏丽的嘴里灌去

“吱啦——”小苏丽的嘴边当时就升起了一股白烟

很能忍,很少发出哭声的小苏丽,这一下子根本就无法再忍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凄惨哭声

这篇报告文学,细节描述得非常生动,每每看到这里的时候,都几乎要落泪

特别是在博士有了自己可爱的宝宝之后,连看这些文字的勇气几乎都没有了

然而这个时候,丧心病狂的燕志云,对女儿的惨状视若无睹啊

她把女儿的嘴捏得更紧了,从小苏丽嘴角流出来的油水、血水染红了她肥大的手掌

一滴滴的掉在地上,可怜的小苏丽,拼命地在母亲的腿间挣扎

可是再怎么拼命,她也挣脱不开自己母亲的魔爪

当天晚上,在妈妈和哥哥吃饭的时候,小苏丽和往常一样,端着自己的小碗挪到母亲身边

焦黑的小嘴里,异常艰难地挤出了几个低低的声音:“妈妈,小苏丽饿,想吃饭”

燕志云没等女儿把话说完,就冲她厉声嚷道:“今天没你的饭,看你以后再嘴馋”

小苏丽一步一步地,又挪回到属于自己的墙角,蹲在地上,用脏兮兮的小手

轻轻地,抚摸着疼痛难忍的嘴唇和下巴,眼泪止不住“吧哒、吧哒”地滚落了下来

之后的第二天、第三天,一直到第七天,小苏丽都很少吃东西

第七天的下午,她一连拉了五六次肚子,母亲燕志云不仅没带小苏丽去医院看病

反而不停的揪拧小苏丽的耳朵,骂她:“死丫头,该死啦,一天拉那么多”

每次说完,还要抄起一根竹棍朝小苏丽的臀部、腿部狠狠地抽打

到了晚上,遍体鳞伤的小苏丽被阵阵的疼痛折磨得坐卧不宁,无尽的痛苦使她泪流成河

第八天凌晨1点钟左右,小苏丽蹲在痰盂上撒尿,突然,“咣当”一声

小苏丽的一句“妈妈”还没喊完,就永远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还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她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讲

但是,她的眼腈再也看不见了,她的嘴巴再也说出来,妈妈,我饿了

因为,小苏丽死了

燕志云为了躲避人们的指责,她赶紧扒下了小苏丽尸体上的破烂衣裤

匆匆套上小苏丽生前最想穿,而从未穿过的新衣裤

但是,这些新衣服也无法掩盖她残害、虐待女儿的罪恶

当时负责验尸的公安人员,在解开小苏丽衣裤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5岁多的孩子身高不足95厘米,这是什么概念,只相当于2岁半孩子的身高

瘦到什么程度?一道道肋骨,似乎要将那层薄薄的肚皮顶破

屁股上的两块骨头高耸着,黄稀的头发被揪拽得长短不一

小苏丽的身上除了脚掌之外,法医居然没有找出一块没有伤痕的地方,

有的地方甚至溃烂流着脓水,她的嘴唇和下巴被烫得翻了皮

手脚指甲因为严重瘀血而变得乌黑,就连孩子的外阴唇,居然也是伤痕累累

在小苏丽的家里,公安人员从衣柜的一个角落里面,发现了小苏丽生前铺过的

一张绒线小毯子,上面布满着血迹

以上这些这就是小苏丽的悲惨遭遇,本应该享受童年快乐时光的小天使,却出生在了地狱

听到这里,大家肯定有很多的问题想问

整个过程,为什么丝毫不见小苏丽爸爸的身影呢?

对,就是丝毫没有爸爸的身影!

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小苏丽,他有儿子就足够了,他对母亲的一切暴行都是放任的

网络上流传,小苏丽的父亲最后死于车祸,这也算是因果报应了

那小苏丽的母亲燕志云后来,得到了怎样的处罚呢?

七年有期徒刑,对,没错,就只是七年而已

强奸、故意伤人,哪怕是见义勇为下手重了一点,判的都可能比燕志云还要重

现实就是如此的无奈,但是最让人气愤的还不是这七年刑期

燕志云在出狱之后,并没有丝毫的悔改,她把自己的坐牢归咎在小苏丽身上

出狱后不久,她居然跑去小苏丽的墓地,把坟都毁掉了

唉,早知有母如斯,宁愿投胎做畜生啊

那个比小苏丽大了一岁的儿子,叫苏超,据说现在还在平顶山坐牢,因为盗窃

小苏丽的故事发生在遥远的1993年,整整26年过去了

但新世纪的孩子们,仍然如她一样,在来自父母的恐怖面前,依旧手足无措、无处可逃

案例实在太多,博士也不想再说别的案例

在检察院,有专门负责涉及未成年案件的检察官

知乎上面有一位叫做“戈玄白”的知友,曾经采访过这方面的资深检察官

他说,在所有未成年相关的案件当中,父母对子女施加虐待的案件,是最让人感到无力的

如果加害者是其他人,那么只需要为受害者讨回公道、让罪犯得到应有的惩罚就够了

但是如果加害者是孩子的父母,检察官就不得不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这个案件结束以后,孩子应该怎么办?

很多时候,检察官应该向法院提出撤销父母监护权的起诉,但一旦撤销监护人的监护资格

其他亲属又不愿意接管,那么孩子就会陷入无处安置的局面

如果将孩子推给社会抚养,要面临的现实问题就是,政府福利机构因为资源所限

只接受孤儿,而民间公益机构,一无法律授权,二不受法律保护

在经济和教养资源的持续能力方面,也没有保障

这位检察官他还说,有很多次,甚至是无数次,在未成年人受父母虐待的案件当中

他作为检察官,甚至都想向法院提出,申请收养那些无端被伤害的小天使

但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于是,检察官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禽兽父母

把受虐的孩子带回家,明知道悲剧还会再一次发生,却别无他法

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说过一句名言,很多人可能都听说过

为人父母而不需要考试,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像那些精神不正常的父母、生性残忍的父母,他们的孩子从,来到这个世上开始

就被迫陷入了危险的境地,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就是地狱

撤销监护权的制度,需要的是一整个完善的体系力量来维持,这个体系的建立

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能完成,我们来看一下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是怎样的

在欧美国家,整个社会对侵害儿童事件的反应,是非常灵敏的

比如,美国有《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案》,还有《儿童保护法案》,明确规定

但凡监护人有家暴等等,这种危害儿童身心健康的行为,就会被立即撤销监护资格

并且这些被救助的儿童,都能得到政府还有社会组织的妥善安置,健康、成长也有保障

关键是,这种救助已经成为一种全社会的共同反应

比如,父亲在对孩子施暴,他的邻居听到之后,必须尽到报警的责任

否则就要被追究法律责任,有关部门接到举报之后,必须第一时间赶到,调查情况

对儿童进行有效救助,否则就是失职,要被问责

监护人的监护资格被撤销以后,有关方面必须提供优质的监护保障,否则就要受到制裁

这种周密甚至苛刻的制度设计,有效保证了社会反应链条的完整性和灵敏性

但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还有很大,这里面有国情,也有人情的因素

但好在,总是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国内第一个完善的、可以作为先例的

撤销监护权的案件已经诞生,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我们的社会终究是在进步了

对小天使们的保护制度,也在逐步推进之中,慢慢建立了雏形

博士觉得啊,随着国内高等教育的不断普及,还有国家城市化政策的推进

重男轻女的老旧思想,一定会逐渐被淘汰,我们的世界也应该会变得越来越好

到那个时候,来到我们国家的小天使们,也一定会得到更多更好的保护吧

好了,本期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7 条评论

这里是【奇异博士说】节目的官方网站,用于托管博士的视频资料。 【博士的QQ:3432008273】 【粉丝电报群:https://t.me/qiyiboshi】 【Twitter:@YvainJing】 【Youtube:奇异博士说】

7 条评论

L

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想小苏丽生前是怎么思考的,她当时是怎样看待这个世界的,是不是有后悔过出生到这个世界,以暴制暴有时候是不应该的,但有时候却是必须的,世界上的法律在保护着人,而有些人却披着人的皮坐着生物不该做出的东西,暗网可以把人拖下地狱,那是不是可以把他们那家恶魔也拖下地狱?

回复

M

我差点没能看完 。看完之后感觉。自己好无力。不喜欢女的为什么要生下来 。生下来为什么又不好好对待。真的是丧失为人的资格。如果有来世。愿小苏丽投个好人家。吃饱穿暖。天真无邪。。

回复

J

贫穷和贫富分化会造成无数这样的案子,所以发展经济对减少这类案件很重要

回复

铁手

几度害怕的把手机扔到旁边,实在太苦了这个小孩。也算是解脱了……这种恶人,这一家,真的都太可怕了

回复

九月

@铁手 这种死法算是解脱???连坟都没了啊!!!

回复

联盟

@九月 我七岁那年正是小学二年级暑假,家里包了三十亩地种棉花,我爸开着三轮车去地里拔草,在新疆戈壁滩的地离住的地方比较远所以就拿了一些吃的,当时还拿了几个梨子。当时包的地只是那一大片地的一小部分,隔壁地里的人也在拔草,他也把他儿子带上了,那块地是他们的不是包的,到了中午我和那个比我大两岁的哥哥玩,当时我就感觉他把我当傻逼或者说是笨小孩来玩弄,完全没有看的起我,虽然那时还小不代表我真是傻逼,我完全可以感觉的到,感觉不爽我就回到我爸那里去了,大中午感觉渴,然后我就翻来的时候带的梨子,我爸看见我在翻东西然后叫我给刚才那个哥哥一个吃,我找到以后看见梨子都进了煤灰黑煤渣子然后我就不想吃了,当时我想着我都不想吃了隔壁的估计也不想吃然后我就不想去送,我爸非要让我去送然后我去了之后他说不吃不要我就回来了,我爸又让我去送我宁是不送然后我把就用棉花条子抽我,当时还有棉花桃子的,打了一顿我就是不去直到把我打昏为止,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棉花条子一鞭一鞭的打在身上当时是非常疼,棉花桃子不停地抽打我的头,说实话现在或许我忘了当时的感觉但当时的记忆一直在,我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活下来的,我再次醒来时是在地头的树林下,我记得醒的时候好像是一两个小时后了,身上全是伤,额头和头上还有后脑勺全是包,一个个的鼓包沾满了整个头,几个月后额头和头上的包才下去,而后脑勺的包直到两年后才结巴,我记得是四年级的时候,我在四年级时回想以前的事一直是朦朦胧胧,模模糊糊,本来二年级天天和同学一起玩玩了几乎一年,突然再回到老地方时感觉好像来过似得,本来连续上了三年学突然不认识了,感觉非常陌生,我那几年居然忘了被打的事,直到四年级时一天我去理头理发师问我后脑勺上的疤是怎么来的时我才依稀记得。而在被打之后的几个月里我明显感觉到了一种记忆被洗被清除消失遗失的一种大脑现象因为我感觉有一天我突然有又开始记忆以及主意识回归的感觉,感觉看世界又重新了一次,感觉眼前全是蓝色的水从波浪到清澈,这种感觉在我被打之前就已经出现过两次,所以能感受的到,再一次出现时我那时的心情是非常悲哀的,我现在还记得我被打之后在树林下思维记忆,那时我就不想活了,当时我就想着躺在这等死就得了,那时我就有自杀的念头。我在我得水痘时之前就被别的小孩打过一次,那次我直接没了记忆,我本来还不知道这件事的,后来我妈给我说了不要和那几个孩子玩时我才知道因为在当时我记得我还有更早的记忆,而从那时到我妈给我讲时这一段是空白的,后面得了水痘在床上躺了两个星期,我当时生病时连胳膊都动不了,我姐她们把病传染给我,我记得她们得水痘时活奔乱跳的,我当时跟死了一样,因该是两到四岁的时候。
我爷死的早,我爸那时候才三岁,我能听出来死后或许被吃了,还有我“叔”这个叔绝对被吃了,墓碑就挨在一起,我听我爸说我爸和我奶都吃过人肉,我当时感觉我那个叔或许是自愿被吃的。60年代,后面我爸看了看我怕对我有印象就没在说了。
我现在还能回想起2009年国庆节时的那一天,那个光影直接印在了脑海里现在都没有忘去,那时十一岁。
我没有想到十年会变成这样,也没想到十年是如此的漫长,2013年时我就已经对未来彻底抹去了希望,我那时感受过绝望,体验过真正的死亡。那时我就不对生抱有希望。2014年,2016年,2017年,17年时我就想过自杀,那年我把以前的记忆都回顾了一遍,唯一最美好的记忆就在小学,2018年,2019年,前几年我就想过在今年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最后的两个星期左右想分享一下自己的一些人生经历吧。
还有一些非常肮脏已经黑暗东西我就不想说了,怪没面子的,一些事情我也想永远藏在心里。
再见了!

回复

奇异博士

@联盟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大不了就独立、断绝。

回复

发表评论